飞刀博客

关于收音机电台节目的回忆(上篇)

 日志随笔  2020-02-15  318  0

关于我的收音机和电台的记忆,应该是小学三四年级时候开始的。

那一年,我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一款最便宜的收音机开始的,现在依然记得它样子,和当时流行的BP机一般的形状。

它的接收频率只有中波AM,而且还是只能插上耳机收听,倒不是和现在附带FM功能的手机一样需要用耳机做天线,而是因为它机身上就没有扬声器。

在这款机器上,我听过的最多的是AM702江苏人民广播电台的儿童节目《小星星》,记得主持人的名字叫“徐众”,他就是广播版的董浩叔叔。

到了中学时代,也就是2000前后的几年,那会是流行歌曲的黄金时代,撇开港台无数的明星不谈,就内地当时也都涌现出很多有优秀的歌手。那时候我们中学生都是追星族,喜欢听流行歌曲,我无意中在家中用收音机收到FM97.5的江苏文艺台(现更名为江苏经典流行广播)之后,就成了这个广播电台的铁粉,直到今天,20多年过去了,我开车时候收听时间最长的还是这个频率。

中学时代互联网还没有普及,那时候听歌远远没有当下这般便捷。那时候的新出的流行歌曲大都通过磁带传播,一首新歌通过磁带下沉到县城乡镇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即便市面上有售卖了,经济方面也不允许经常购买最新歌曲的磁带。

于是,通过收音机里的江苏文艺台FM97.5的收听各大DJ介绍的流行歌曲成了我最大的课外爱好,尤其是中午时段的大卫主持的《流行歌曲现在时》,因此也记住了很多FM97.5的DJ,大卫,邓煌,吴继红,吴俊鹏,文岚,海燕,欣悦等等,直到今天,我还在微博上关注着他们。

那个时代是江苏广播的黄金时代,出现过两个现象级的节目。

一个是《文化星空》,主持人是陈静,她有着稍显沙哑但是很文艺的嗓音,在夜间给听众介绍图书、电影、话剧,文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她的节目最后都是以一句“晚安,收音机前的每一位”结尾,无数怀揣文艺青年梦想的听众应该和我一样,喜欢在她的节目陪伴中入眠。

后来《文化星空》在电台一次次的改版中被压缩直至被下线,估计是这档纯粹的文化节目,很难为电台创造经济收益吧。

虽然节目已经停播数十年,但是现在网上还有很多当年节目的粉丝在网上讨论,一起回忆。甚至有用心的听众还分享了的当年节目的录音,我也保存了一份,偶尔还拿出来回听。

另外一个现象级的节目是江苏经济广播台的《男生宿舍》。

与《文化星空》的安静相反的,《男生宿舍》是极其热闹的,节目中聊的很多就是大学生关注的话题,在南京各大高校有着很大的听众群体,高校的社团都争抢着请主持人成杰思到学校去做活动,这也就给节目带去很多经济效益,存活时间比《文化星空》长很久。

那时候的我还在读高中,有时候夜里听到节目中聊的话题,也经常想象自己日后的大学宿舍生活。

 留言评论

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真纯,
我们所敬畏和景仰的,莫过于此。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真纯,
我们所敬畏和景仰的,莫过于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