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刀博客

天津天海(权健)足球俱乐部小史

 飞刀说球  2020-05-20  384  0

北京时间2020年5月12日中午,天津天海发布公告宣布解散,这标志着这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历史到此结束。

自从权健集团“传销事件”发生后,这家足球俱乐部就一直处在破产的边缘,经过多方面的挽救、托管、收购、自救等一些列操作后,最终还是走到解散破产的终点。

回头梳理这家足球俱乐部15年的历史,或许会给中国足球后面的改革发展提供一些内容。

从呼和浩特到天津

时光倒转到2006年,那年6月,天津滨海集团在内蒙古呼和浩特成立了呼和浩特滨海足球俱乐部,参加中乙联赛,球队的注册地在虽然是呼和浩特,但是球队中大部分工作人员和球员都来自天津。

到2008年球队就迁至天津了,同时改名天津松江,聘请退役不久的“亚洲第一前锋”郝海东担任总经理,同时,主教练由天津籍的前国脚韩金铭担任。

天津自来有着良好的足球氛围,天津松江队在2010赛季冲甲成功,成为了一支相对更加职业化的俱乐部,到2012赛季,他们启用天津团泊足球场作为主场,这是中甲联赛中首次由有球队使用专业足球场作。

他们在中甲联赛征战4个赛季后,球队遇到了命中的转折点。

从松江到权健

那些年,广州的房地产老板许家印投资足球的“名利双收”让一个在天津的老板蠢蠢欲动,他叫束昱辉,天津权健集团的老板,他想在天津复制恒大模式,于是他开始出资赞助当时的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

很多人摸不清他这个“权健自然医学集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和盈利方式,这似乎也注定了日后他的球队的走向崩盘。

权健老板束昱辉自称是一名“狂热的球迷”,他花6000万把他的江苏老乡球员孙可从南京带到天津后却被泰达俱乐部方面告知不予注册使用,原因是担心孙可的高薪打破球队现有的薪资结构。

权健集团随即终止了和泰达俱乐部的合作,将目光投向了同在天津的另外一只职业球队,即本文主角--天津松江。

2015年7月,权健集团高调宣布全资并购天津松江俱乐部,改名为天津权健,民间戏称权健公司为孙可一名球员买了一支球队。

被收购的球队一跃成为中国最不差钱的球队,束老板先后给球队带来了帕托,法比亚诺,维特塞尔,莫德斯特,卡纳瓦罗,卢森博格和保罗索萨等世界球员和教练,还收罗了一大批国脚级别的国内球员。

帕托点赞权健集团负面新闻微博!球迷:这是要墙倒众人推?

这一些列的操作让人瞠目结舌,球队的成绩也在金钱的刺激下见到了成效,2016年卡纳瓦罗带队冲超成功,晋级到中国顶级联赛,紧接着在2017年取得中超联赛第三名,晋级亚冠联赛。

在2018年的亚冠联赛中,他们一度杀进8强,加上“敢为天津赢天下”的口号更是压过了碌碌无为的同城老牌球队天津泰达,一时间风光无限。

从权健到天海

2018年底,天津权健集团“传销门”事件开始发酵,就从此刻开始,失去资金来源的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开始了极速下坠。

2019年元月,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确认交由天津市足协托管,并将更名为“天津天海”,同时正在寻求新的投资人。

此前权健集团在赛季前签下的韩国教练崔康熙在还未指挥一场正式比赛就被解约,原因是被托管后的俱乐部无法支付此前权健许诺的天价薪酬。

中国足坛老面孔孙祥福成为了天海时代的第一任主教练,他的成绩是前11轮仅取得1胜4平6负,排名垫底被迫下课,随后,韩国主教练朴忠均二进宫再次接手,韩国人15轮仅取得11分,仍徘徊于降级区,最终还是黯然下课。

被足协托管且没有新资金注入的天海队几乎没有赢球的动力,直到前国脚李玮峰出任教练组组长才有所改观。

李玮峰虽然没有教练资格证书,但是他带队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9赛季第29轮,他指挥球队5:1大胜大连一方,力压深圳佳兆业提前一轮保级成功。

虽然球队最终保级成功,但是整整一个赛季未能找到投资人也境况也让俱乐部上下倍感不安。

从天海到解散

球队保级成功后的他们一度看到了存活的希望,球队上下开始积极自救,可是在这短短两个多月后他们就不得不宣布解散。

3月5日,天津天海发布转让公告,宣布对外招募转让对象,以0元转让费的方式转让俱乐部100%的股权。

3月7日,中国足协给天海发去复函,要求天海在3月12日17时前提交材料审核,并直言天海零元转让全部股权决定引发协会“极大担忧”。

3月9日,天海队员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联名信,向天津市体育局、天津市足协求助,希望新投资人看到他们“做好了过苦日子也要踢好中超这个赛季”的决心;

3月13日,在得到中国足协半天的宽限时间后,天海宣布与万通控股完成签约,将全部股权转让给万通。

4月1日,中国足协就此事在香河召开问询会,由于天海股权转让的发起时间和万通控股并未达到“连续两年盈利”,不符合中国足协的职业俱乐部转让规定,股权转让被叫停,双方随即展开另一套方案,即万通以赞助商形式为天海提供资金支持。

4月2日,天海教练和球员发布了致中国足协的公开信,恳请足协不要因主观担忧、推测和判断剥夺天海的中超参赛资格。

5月6日,传出天海足球俱乐部公司与万通集团因责权利等原则问题存在较大分歧,而谈判彻底失败的消息。

5月9日,天海教练组组长、俱乐部副总经理李玮锋个人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球队的第二次的自救信。这是他们最后的呼唤,“到现在,我们依然希望球队能用最正常的方式顺利留在中超,但是,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做好了准备,自己来!”但是没有任何成效。

5月12日,天津天海俱乐部在其官方微博中宣布解散。

游戏终有规则,在规则之下,“自己来”终究是行不通的,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再不甘也只能接受这个解散结果。

结语

有人说,天津天海真是时运不济,在这续命自救的关键时刻碰上了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疫情导致经济下行,没有资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投资足球,如果没有疫情,他们也许能有人接手,他们不至于解散。

而说到如果,如果当年权健束昱辉的支票没有砸向天津松江这支中甲球队,一切又会怎么样呢?

赞赏博主

 留言评论

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真纯,
我们所敬畏和景仰的,莫过于此。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真纯,
我们所敬畏和景仰的,莫过于此。

网站分类